手機版當前位置: 主頁 > 申論 > 時事政治 >

申論時評:潛規則盛行的教育不是義務教育

來源:申論時評   gkz6   2009-11-02

  近年來,教育部門屢發新規,教育頑疾卻毫無起色。相反,針對新規舊律,當前中小學教育還形成了多項潛規則。如義務教育階段就近入學不得選拔性考試卻依然在考;不得分快慢班或實驗班,就變相成創新班;擇校費名亡實存,而且都是“被自愿”……可以列舉出八大令行不止的潛規則,其積弊之深發人深省。


  對這一現象最新的注解是,由于成都本地奧數補習老師遭禁止補課,一些培訓機構連夜從外地請老師教學,奧數班也改成了“數學提高班”,授課費用最高漲幅達到了200%。


  令行不止,潛規則盛行,當然有多方面因素使然。譬如家長“我選校而不是校選我”的培養觀念,商業經濟對中小學教育的侵蝕等等,但是更為根本的誘因應該是我們并不徹底的義務教育。


  需要澄清的是,義務教育并非僅僅是免收學雜費那么簡單。作為一項社會公益性事業,還必須具有公平屬性和全面教育屬性,即應該保障適齡兒童和少年接受平等的義務教育權利。義務教育法開宗明義,在總則中對“平等接受義務教育的權利”和“全面發展”的權利,均有規定。但觀諸現實,我們所能夠做到的,還僅僅是免收學雜費,教育資源供給不足和配置失衡,使“平等接受義務教育”權利和福利,很難根本保障。


  無論我們修訂了多少次義務教育法,頒布了多少個通知禁令,現實的問題是學校有優有劣,師資有高有低,怪不得家長們伸長了脖子“被自愿”,怪只怪頒布了法律法規卻又不致力于培育法律法規落地的土壤。相反,在教育主管部門、學校等等的政績焦渴中,教育資源配置失衡的現狀被整固,甚至優劣差距越來越大。如果說八項頑固的潛規則已經讓義務教育失去成色,而變成了“逐利教育”,那么傳統的教育資源配置不均,則是行政主導下更為根本的“逐利教育”誘因。


  舉國通盤的義務教育之下,政府部門不能說在同一座城市有給這個區域內配置優質教育資源的義務,而給另外一個區域配置普通教育資源的義務;這個區域的孩子有享受優質教育資源的義務權利,而那個區域的孩子只有享受普通教育資源的義務權利。既然是法定義務,首先需要公正平等,有優有劣地分配,本身就存在著利益傾向,很難保證義務教育不變味。


  義務教育階段的潛規則越是大行其道,義務教育就越像一個粗糙的框架,家長和孩子在義務教育之外,還要“被自愿”著去爭取“非義務”待遇,實質上義務教育漸漸被符號化了。所以,對待越來越多的潛規則,義務教育哪怕短暫犧牲效率,也要著手公平構建,讓自己名至實歸。

信息報錯網站上的任何錯誤,請提交給我們
不是,教育,盛行,時評,規則,義務教育,權利,義務,教育資源
3d开奖号码今天 股票大宗交易规则 怎样玩五分彩可以稳赚 准确一期一码 赛车彩票 河北快3走势图基本 快赢481最近120期 河北20选五的走势图 急速赛车3 股票涨跌是根据什么 湖北快三昨天的走势图